使用Firefox 留言請注意:

由於某些未知原因,使用火狐 Firefox瀏覽器可能無法留言。 請嘗試下載Google Chrome 瀏覽器來留言 blogspot 的部落。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不算真正人工智慧的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

番薯万能仙境马来西亚国, 只要外国有一个新的科技词汇,技术所及的话, 番薯国政府官员就会在一两年(如果难度更高的话, 3~5 年才提)后拿那个词汇来【丢人现眼】。

我说【丢人现眼】,不是故意贬低, 而是事实 : 通常那些官员仙家说的东西,和科技技术含量的东西相差十万八千里, 反正就是【官大学问大】, 媒体被完全操纵下就根本不怕有人在媒体上笑话官员们。

在欧美媒体开始『重新』炒作人工智慧的当下, 其实真正有使用性质的,大都是人工智慧的分支,而不是真正的人工智慧本身。

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 这个词汇看起来很神奇,真相是真正的『学习』,其实是使用大量的数学函数来制定和归类数据的方法。

而这归类,首先是经过人工分类, 之后的新的数据, 就让电脑程序运用数学函数来用之前的数据来推演下去。虽然看起是电脑在学习,实在上是在不断的做数据推演。

拿银行来说,要考虑是否借贷给某些人群或是提高条件, 只是有普通历史数据是不足够的, 因为普通统计学的计算是局限于人手提供的框架。 比如说:一个人的银行户口支出的项目,借贷记录。 欧美更进一步的就是去看工作行业的风险。

至于用上机器学习,那么每一项顾客的数据都可以成为一个运算的特征。而这些特征又可以和其他交叉重叠来显示不同的关联。 不夸张的说法, 个人的工作地点,薪水的多少, 交通距离,住的地方, 甚至经过银做自动缴费的项目等等,全都可以成为机器学习需要的特征运算。
举个机器学习运算归类的例子(不是真实例子) :
A行业的员工,薪水超过 3500 ~400,每个月的汽车贷款超过 800 元,  工作3 年的, 70% 的人都无法准时缴交每月  800~1000 的信用卡消费。 那么银行得出这个结论,就把符合上述特征的人房屋借贷条件提高,比如说风险低的行业可以借100 千, 那么这个行业的人只允许借 70千。 因为机器学习是不断做一定的关联运算, 比如说A行业如果设立在 B 城市,借贷的风险会减低50%, 那么银行也可以根据那调整。

可以说,机器学习的运算,除了利用你的个人资料和习惯,也把其他人的资料,习惯,还有趋势加进去归类运算。不是个人说了算的事。

在脸书上看见有人说法家教煮(没错)被举报后被脸书政治正确立刻封贴, 某法家猪队友说什么脸书外包举报选择给孟加拉印度什么的, 我就觉得好笑。
脸书内部很早就使用机器学习来归类脸书友的习性来卖广告。最近一年来,使用机器学习来决定如何应对举报来删贴,也不是什么新技术问题。真正要应付的根本不是什么孟加拉印度人员,而是机器学习的归类。

只要媒体上李开复说什么人工智慧。其实不需要发展全面的人工智慧,单是机器学习这个项目, 就可以让未来10 年内,让大量的金融业所谓的“精算人员” 失业。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熟口熟脸】的中国一带一路

1. 用神奇马来西亚国在地的四个字形容词,说明中国的一带一路。
答 : 阿里巴巴经验


2. 具体一点的说清楚
答:阿里巴巴经验. 不是说马云的阿里巴巴, 而是番薯万能仙境马来西亚这个神奇国度, 从 1970 年代就发展出来的经济模式, 就是用当地让特地精英群体得益的不平等政策专利,然后让另一个群体朋党挂钩上去经营。

在神奇马来西亚, 【阿里】是指马来人当权者如政党污统, 而【巴巴】 是指混血的华人,其实就是指任何和当权者挂钩的朋党。


3. 例子
答 :中国阿里巴巴的支付宝的和神奇马来西亚的Touch N go 合作的在地的支付宝系统,就是一种神奇马来西亚阿里巴巴的经营方式。 其实马来西亚的金融业, 九成都是马来西亚阿里巴巴经营规格。


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为何番薯马来西亚人要对人渣用上“他从印尼来“ 的人身攻击

所谓入乡随俗, 如果没有坏榜样在前, 任何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不会随便造次。
比如说,连地方人都不去的黑区, 陌生游客只有头壳烧坏掉的才去干着回事 (说起来全世界脑壳烧坏的其实是少数,比如说那个去朝鲜当自家后院的美国傻逼大学生)。

说回番薯万能仙境的马来西亚的国会, 番薯国人如何看报纸甚至脸书,都会被不时看见一大群人渣政棍说的鬼话。 在脸书的话,骂的人当然有。 可是最无聊的就是一大群人特别会针对某些人的父籍国籍出身来骂。

身为番薯万能仙境马来西亚的华人, 我是觉得这种骂架说法是低级无聊自讨没趣的蠢事。 因为污统马来主义份子 (番薯万能仙境马来西亚没有民族主义,只有马来种族主义)最喜欢用来分化马来西亚人的说词,就是这种 : 你的祖先从某某地方人来的鬼话。

就如上面说的, 如果马来西亚的国会的水平,不是堕落到让臭气冲天的垃圾政棍霸占的程度, 那又怎么会有一波有一波的鬼话从国会议员口中说出来。 如果不是有一大群的低级水平选民把他们选上去,那有那么多垃圾低级议员在国会呢 ? 要说一个人的原国籍修养,还不如说那是马来西亚的文化修养水平的低落。

看到我一群还算是“自由派“华人的朋友在脸书一样掉入“他说印尼入籍来的所以水平低”, 我就觉得, 从不对马来西亚文化有任何期望是正确的。 没有期望,就没有更大的失望。


------------------------------
另一方面 :

对于波大和猪哥等对于番薯马来西亚反对党的犬儒的反感, 我是理解的 : 那是期望太大的反弹。 在德国工作这段时期, 我休闲的时间比在马来西亚工作的时候更多。沉静下来,反而更容易脱套于马来西亚那一套。 对于马来西亚, 我是悲观的 : 比梁文道对他自己是否在有生之年是否能看到中国有健全的制度开始推行民主只有还悲观。 至少, 梁文道投身进中国做《看理想》系列,还有一定实在看得懂听得懂他的听众观众。

反观,马来西亚一半的人民还停留在种族主义意识上, 几乎不把全球化的沖击当一回事, 几乎就是 【揽住一起死】的那种做法。整个国家的连最基本的人文共识都没有(人口最多的马来人,没有多少马来知识份子发言,马来西亚的知识界几乎充满了庸俗化的评论和对立),这种种思维,你还能指望带来什么改变?